simpop

普通会员

美国多城禁用天然气,这是唱的哪一出?

就在天然气被认为是目前最绿色、经济的低碳能源而被油气行业寄予厚望之时,一些国家和地区反其道而行之,正在研究并出台逐步淘汰天然气的战略和措施。


7月底,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Berkeley)市通过法案成为美国第一个禁止在新建建筑物中使用天然气的城市。


无独有偶,仅在加州,就有数十个城市和县正在考虑取消化石燃料与新建建筑物中的电炉和供暖房的连接设施,由可再生能源提供电能是他们更加倾向的供能方式。


美国多城禁用天然气,是偏见还是远见?在这样的政策导向下,天然气的“黄金时代”是否会嘎然而止?在一些地区连煤炭都还没有淘汰之时就摒弃天然气这一清洁能源是否过于激进?显然,这些令油气公司瑟瑟发抖的问题并不在号称比肩世界第五大经济体的加州领导者的考虑范围之内。


建筑电气化被视为减排重要途径


据媒体报道,伯克利市的这一法令将于2020年1月1日生效。该法令将禁止在新建的多户家庭建筑中安装天然气连接设施,并为一楼为零售和某些类型的大型建筑物提供一定的补贴。


该决定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建筑物中的能源消耗约占加利福尼亚州温室气体排放量的27%。如果该州要在2045年之前实现其100%零碳能源的目标,则必须放弃使用天然气。

 

1.jpg

伯克利市、加州和全美温室气体排放构成。图片来源: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


近年来,天然气一直被认为是建筑物的首选能源,并被视为从化石燃料到绿色能源过度的关键。


圣何塞是加州第三大城市,其目标是到2030年使所有房屋的47%实现电气化。该市建筑法规的拟议变更草案不会禁止天然气使用,但明确提出鼓励使用电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该草案指出:“全电气建筑物的居住环境更安全,更健康,并且更具成本效益。”


使用电能需要高效的热泵来加热和冷却建筑物,以及高效的电磁炉。然而,根据加州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开展的一项研究表明,由于建筑物不需要联通天然气管网和内部燃气管道,因此增加的成本可以通过较低的建筑成本所抵消。 


此外,在以大地震闻名的加州境内运输大量易燃燃料也成为政府关切的问题。2010年发生的太平洋煤气电力公司运营的输气管道爆炸事件使北加利福尼亚附近变成了一个冒着浓烟的火山口,引发公众对环境问题的担忧。


目前,加利福尼亚州有50多个城市和县正在考虑与伯克利类似的政策,禁止或限制使用天然气,并鼓励新建建筑全面电气化。


加州能源委员会于2019年初发布的一份报告得出的结论认为,建筑电气化是减少该州气候影响的“关键战略”,“以最廉价的方式提供了实现温室气体减排目标最有希望的途径”。


可再生能源被视为唯一选择


2018年9月,加州通过一项法案要求,到2025年,该州的电力要有50%由可再生资源提供,到2030年这一比例将上升至60%,同时呼吁到2045年朝着100%零碳电能迈出“大胆之路”。这就意味着未来加州的电力供应只能通过太阳能、风能和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包括核能)提供。


尽管目标雄心勃勃,但目前加州还摆脱不了天然气的使用,其中一部分会用来为电网供电。例如,洛杉矶计划逐步淘汰一些天然气基础设施,但也正在投资兴建一座新的天然气发电厂,以完全淘汰煤炭。


目前,加州已经可以从可再生能源中获取很大一部分电力,特别是太阳能。加州能源委员会的数字显示,2017年零售能源的32%由可再生能源提供。

 

2.jpg

天然气目前仍是加州的主导能源。图片来源:JTC


不过,加州并不是美国第一个具有这种雄心壮志的州。2015年,夏威夷确立了到2045年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标。但是,加州的用电量是夏威夷的30倍左右。


此外,美国其他一些城市已经实现了100%的可再生电力或能源供应,包括科罗拉多州的阿斯彭,佛蒙特州的伯灵顿和德克萨斯州的乔治敦等。


不仅美国,其他一些国家也在对可再生能源报以期望。今年早些时候,尽管确实依靠化石燃料来平衡供需之间的周期性脱节,但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葡萄牙依靠可再生能源满足了其全部电力需求。


冰岛和挪威基本上通过水力和地热能满足其所有电力需求,并且已经使用了多年。但是这些国家的地质优势使得这项成就难以复制。在2015年和2017年的大风天,丹麦仅靠风力发电就满足了电力需求。


当前,行业关注的焦点在于100%使用可再生能源是否可行并且持久,以及是否需要新的技术进步给予支撑。


美国天然气销售公司感到焦虑


能源和政策研究所执行董事戴维•波美兰兹表示:“全美各地的天然气公用事业公司,都在为这场即将到来的斗争感到恐惧。”


对于仅销售和服务于天然气的公用事业公司而言,“建筑电气化等于给他们判了死刑。从这种意义上讲,它们几乎类似于煤炭行业。”波美兰兹说。


例如,SoCalGas公司为近2200万燃气客户提供服务,约占加州的一半。该公用事业公司是Sempra Energy的子公司,电气化对其带来的损失最大。

     

纳税人对当前的管道进行了投资,如果一切都实现了电气化,这些都将变成搁浅的资产。


“如果要以脱碳的名义使整个社区与天然气系统分开,那么谁来对已经埋在地下的天然气设施负责?”加州能源署环境保护基金署长迈克尔•科尔文向媒体表示。


在全面电气化面临的所有挑战中,需要共同承担的部分是最棘手的部分。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警告说,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离开天然气网,相同的固定基础设施成本将分摊在较少使用者的手中,从而提高了使用成本。


科尔文警告说,如果公众不为这些管道付费,那么获得使加利福尼亚全面电气化的必要投资可能会更加困难。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加州要到2045年实现零碳排放,则需要在2030年左右之前将新的天然气动力设备从市场上移除。这次,一向走在绿色发展前列的加州能否影响全美以及全球的环境政策,天然气行业发展的拐点是否提前到来,相信市场会给出清晰的答案。


文 | 崔茉 部分内容参考自The guar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