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op

普通会员

继任者李泽钜澳洲受挫,能否保住李嘉诚的帝国江山?

11月20日,李嘉诚家族的长和系财团宣布终止涉资130亿澳元(约合94亿美元)的澳大利亚最大天然气管道公司APA集团收购交易。这笔潜在交易是今年5月长和创始人李嘉诚退休后,继任者李泽钜及长和系公司首次试图收购海外能源资产,曾有望成为该集团有史以来最大一笔海外收购。


自从次子李泽楷自立门户之后,长和系的后主会落到谁的头上众人早已心知肚明。2018年3月16日,李嘉诚正式将舵盘交予长子李泽钜,自此,在父亲李嘉诚的辉煌业绩面前,李泽钜始终承受着如何将李氏家族产业带向更高高度的压力。


长和系终止收购APA集团,是李嘉诚持续多年不断扩张的能源帝国的一次少见的受挫。对于继任者李泽钜来说,首战告负,令其备受压力。


据不完全统计,李嘉诚在过去的33年间累计进行能源投资超过20笔,投资领域遍布能源生产环节到能源输配环节、终端用能环节全链条。而李泽钜,则陪伴父亲这33年,打下了能源帝国的江山。


当外界总是偏好以“某某时代结束”宣扬的时候,李泽钜更希望能证明自己,而非父亲光环的庇佑。长和系澳洲受挫,让李泽钜证明自己蒙上了阴影,引发了外界对李泽钜能力的猜疑,以及对长和系下一步动作的种种揣测。


李泽钜与李家命运


与次子李泽楷绯闻频出、上尽娱乐版面的高调相比,李泽钜更加成熟稳健,对于一个已经成型的商业帝国而言,“求稳”尤为重要。已经在长和系工作33年的李泽钜,赢得了父亲的认可以及管理层和股东的信任。


作为家里的长子,54岁的李泽钜一开始就把自己和家族的命运,牢牢地维系在一起。17岁时,他听从父亲的安排,进入斯坦福大学念土木工程系。此后,他又攻读了结构工程硕士学位。毕业后,李泽钜顺理成章地加入长江实业家族生意,后再次顺从父意,入了加拿大籍。



外界对于这个名字最大印象,来自于早年惊动香港的绑架案。1996年,李泽钜在日常上班路上被“世纪贼王”张子强绑架,经历过自动步枪和手枪指着脑袋的惊魂时刻。当晚,张子强孤身登门李家别墅,开价20亿港币,李嘉诚最终以10.38亿港元赎回李泽钜,这对其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跟李嘉诚外向温和以及积极乐观的人格魅力相比,李泽钜看起来更内敛、冷漠,谨小慎微随行总有保镖贴身全程护送。


李嘉诚最伟大的两笔交易中都有李泽钜的身影,一是投资赫斯基;二是“和记卖橙”。


投资加拿大赫斯基石油公司,是一次完美的抄底,购入时该公司负债累累,现在,它是李嘉诚及和黄最赚钱的现金奶牛。李嘉诚投资赫斯基能源至少赚到了300亿美元,当初李嘉诚投资赫斯基能源才花了32亿港币。2017年,赫斯基实现净利润7.86亿加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5%,日产原油32.29万桶。2016年,赫斯基实现息税前利润同比增长54%,是长和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之一。


根据加拿大法律,非加拿大籍人士不可持有加航超过25%的股份,这也成为赫斯基项目最大的阻碍。而李泽钜加拿大国籍的身份,是李嘉诚当年得以由李泽钜出面收购加拿大赫斯基石油公司52%股权的关键,也是李氏家族收购加航的前提条件。


“和记卖橙”,则是1999年底,在李泽钜主导下,公司将Orange转售给德国的电讯集团曼内斯曼,后把收回的曼内斯曼股票高价出售于英国Vodafone。一转手替集团赚了超过1600亿港元。


有人这样评价道,三十三年来,李泽钜像个职业经理人一样,在父亲的光环下兢兢业业,他身上流露出李嘉诚性格中明显的稳健、职业等特点,但似乎也少了那份能穿透迷雾与阻碍的睿智和胆识。


李氏“买下”英国


2010年起,李嘉诚开始静悄悄甩卖大陆、香港资产,收回的巨额现金的一个重要流向地就是英国。


2013年以来,据不完全统计,李嘉诚在大陆、香港地产上套现高达1010亿港元。


这些钱究竟去了哪里?答案是欧洲,特别是英国。在李嘉诚7500亿元的欧洲资产中,英国就占到了3000多亿,毫无疑问的“李氏大本营”。


从2000年开始,李嘉诚旗下的和黄就开始进军英国,当年花了36亿英镑购买电信运营牌照。


2010年开始,李嘉诚旗下的另外一个旗舰长江基建牵头财团以90.3亿美元收购英国电网。一年后,长江基建又出手,以38.7亿美元收购英国水务业务,之后又以24亿美元买下了Northumbrian自来水公司。


2012年,李嘉诚再次大手笔以30.32亿美元收购英国管道燃气业务,之后又收购了英国曼彻斯特机场集团。2014年,和黄又投资了15.12亿美元在伦敦商业区金丝雀码头重建ConvoysWharf项目。


据英国《金融时报》统计,英国约25%电力分销市场、近30%的天然气供应市场、近7%的供水市场由李嘉诚及其旗下公司掌控。而且这种投资随着内地资产的套现只会持续增加。


不过随着英国脱欧,英镑跟欧元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对整个和黄的流动性还是造成了相当的影响。本着其“不赚最后一个铜板”的理念,李嘉诚依然看好英国未来的走向,不过也在为李氏家族寻找着新的突破口,而这,就是澳洲。


澳洲受挫


英国为李嘉诚的旗舰公司长和创造了很多利润,但英国决定退欧造成了英镑走弱,该国的全球贸易规则面临的不确定性升高,不利于李嘉诚的业务,为了减轻对英国的依赖,分散长江基建降低其在英国的投资,李嘉诚开始向澳洲进行战略转移。


2016年其旗下长江基建与国家电网公司竞购澳大利亚电网公司Ausgrid,也是当时仅剩的两家竞标方,但后被澳大利亚政府阻挠。彼时,还是澳大利亚财长的莫里森(ScottMorrison)表示,“之所以做出这种决定,主要是与国家利益有关,而且与目前提议的交易结构和资产性质有关。”


不甘止于这片沃土之外的李嘉诚另辟蹊径,于次年以约424亿港元(约合376亿元人民币)收购了澳洲能源公用事业公司——DUETGROUP,该公司在澳大利亚、美国、英国和欧洲拥有并经营能源公用事业资产,由4家独立法律实体(DUECo、DFL、DIHL及DFT)组成。自此,李氏家族在澳洲这片沃土站稳了脚跟。


地产是李嘉诚拿手且偏好的领域。目前,长江集团在澳洲坐拥的葡萄园有5800公顷,包括在南澳的QualcoWest,Qualco East, Miamba、Bussorah及SchubertsVineyard等。2010年,李嘉诚斥资4580万元收购酒品信托基金(ChallengerWineTrust),这一举动让他成为全澳第2大葡萄园的主人。此外,李氏在阿德莱德北部DryCreek区购买了当地的齐盛盐业(CheethamSalt),把全澳最大盐业生产商的桂冠也戴在了头上。


除在南澳的投资外,长江实业的资产遍及全国各地,持有50%Vodafone的股权,以及澳洲最大植物保护产品承造商Accensi 及澳洲水务公司AquaTower,李家还在本地成立了长江生命科技集团(Amgrow),管理本地农产品业务。


李嘉诚也加入天然气分销商Envestra的竞标项目,并以23.7亿美元的出价,即每股1.32元压过对手APA。随后,同样竞逐Envestra的股东APA集团决定将所持的Envestra的33%股权悉数出售予李氏旗下的长建财团,使李家完全获得Envestra的控制权。


李嘉诚的胃口远不止于此,继任的李泽钜接过开拓澳洲沃土的使命,对当初的对手APA打起了主意。


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上市的APA集团是澳大利亚能源基建行业的领头羊,旗下有两家子公司APT及APTIT,拥有和管理着超过200亿美元的资产组合,在澳拥有1.5万公里的天然气管道,占据全澳输送系统56%,覆盖澳大利亚130万个家庭和企业用户。截至2017年12月31日,APA集团未经审计合并资产净值约为39.39亿澳元,其2016财年-2017财年,税后利润为1.79亿澳元及2.37亿澳元。


如果李嘉诚收购APA成功,长江基建在澳洲天然气管道市场份额将从现有的15.2%增加到59.8%,这意味着李嘉诚将控制大半个澳洲天然气管道。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这笔涉资130亿澳元(约合650亿人民币)的澳大利亚最大天然气管道公司APA集团收购交易,同样也是李氏集团有史以来最大一笔海外收购,又折在了新任财政部长乔希·弗莱登伯格(JoshFrydenberg)手里。“我已经向长江实业公司为首的财团提出初步意见,认为其收购APA集团的提议不符合国家利益。”


李家在澳洲的步伐不会因此止步,含金的沃土将直接关系到李氏家族的获利能力。作为李嘉诚能源版图的核心,成立于1976年的电能实业,在欧洲、北美、大洋洲以及东南亚等地区都有业务,业务领域涉及传统的煤炭、发电、配电行业,也涉及可再生能源利用等新能源行业。


2017年电能实业实现净利83.19亿港元,同比增长29.6%。其中英国地区业务贡献37.9亿港元,受税收及汇率影响,同比下降14.7%;澳洲业务同比增长42.7%,达到13.88亿港元;加拿大业务同比增长38%。


或许仅是顺应大势而为,又或许是为了给继任者指明道路,进入21世纪后,李嘉诚利用其擅长的长线投资方式,通过投资清洁能源以应对全球能源转型挑战。2012年以来,他陆续收购了以色列净水技术公司Kinrot、新西兰废物管理公司EnvironmentWaste、葡萄牙风电公里Iberwind、日本电动车企业GLM85.5%的股份等。


业内人士分析称,在区域布局上,李嘉诚的能源投资决策呈现出高度的稳健性。李嘉诚并未选择在能源基础设施尚未完善、经济发展潜力较大发展中国家实施能源布局,而是选择能源管制透明、社会环境稳定、利润回报水平高的发达地区或国家进行能源投资。


然而,今年李嘉诚已经90岁了,他老了,将偌大的帝国江山托付给了李泽钜。


李嘉诚如是说:


安全比利润对我来说更重要。我从来就不是大家说的是什么超人,我可能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我其实更是一个普通的人,甚至是一个老人。我希望我的人生能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而不想在晚年再横生枝节。我也希望我的家人和我的商业在我故去之后,正常运转,得到良好的继承。


房地产创造富豪的时代已经过去,李氏家族在新经济领域内,尚未有大规模的投资与建树,且已经“逃离”了中国这颗仍在成长的大树的庇佑。未来一二十年,李氏家族财富增长面临更大挑战,毫无疑问,继任者李泽钜将承担更多压力。


来源: 能源杂志 作者:王勇